張毅導演出生於1951年,1974年世界新專電影科編導組畢業,曾任白景瑞、陳耀圻劇組成員,1979年在新生報連載的小說《源》獲得極大的迴響(為寫出這篇作品,他爬梳中西史料並與攝影家莊靈親身前往苗栗出磺坑實地田野探訪)。中影邀集他與張永祥合作改編為電影劇本,為張毅贏得了第一個電影獎項──亞洲影展最佳編劇獎。在拍攝新電影里程代表作《光陰的故事》(1982)第四段〈報上名來〉之前,不習慣複雜人際的張毅幾度離開電影拍攝實務,擔任《影響》電影雜誌社編輯,從事編劇、撰寫短篇小說、影評寫作等文字工作。

 

藉《光陰的故事》躋身「台灣新電影」導演之列後,張毅在《野雀高飛》(1982)、《竹劍少年》(1983)或聯合編劇作品《人肉戰車》(1982)表達人的堅持和奮鬥,探討現代人為維持最基本尊嚴的惶恐與奮鬥。《玉卿嫂》(1984)是張毅事業走入低潮時,對自己人生與電影事業的反撲之作,無論是題材、選角或取鏡都標誌了張毅與新電影導演相異之處:他跳脫白先勇原著觀點,並選擇慣拍社會寫實與女性復仇主題電影的楊惠姍擔任女主角,以大量手與臉的特寫傳達強烈的人物心理性格。細緻大膽且精確的女性自主情慾刻劃全然不同於「傳統良家婦女」形象呈現,引起各方關切,結果不但入圍七項金馬獎,也使張毅電影創作生涯攀至高峰。張毅對女主角的細細打磨使拍片已有百餘部的楊惠姍留下生平演技代表作,拿下亞太影展最佳女主角,也開啟了張毅以楊惠姍為中心的女性電影系列。後續作品《我這樣過了一生》(1985)與《我的愛》(1986)使張毅成為金馬獎最佳導演得主,楊惠姍成為金馬獎影后,影片中傳達的古典傳統風格和女性複雜的內心感情世界,為台灣的女性電影寫下輝煌的一頁。

 

1987年,張毅與楊惠姍在聲譽如日中天之際離開影壇創立「琉璃工房」,遍歷創業階段披荊斬棘的難關,逐步獲得國際肯定,享譽盛名。即便退出影界,張毅重情重義的性格讓他持續以各種形式支持昔日的電影前輩與友人。他與楊德昌導演熱烈討論動畫電影,並在楊德昌心心念念的拍攝計畫未竟離世後,開設A-hha動畫公司,初衷是完成兩人討論的「長江動物園」及「小朋友」。跨足動畫艱辛且所費不貲,張毅鍥而不捨,2005年完成以小狗視點出發的動畫短片〈黑屁股〉並獲得金馬獎最佳短片提名。張毅將原屬琉璃工房電子媒體部門獨立組建為3D動畫團隊,2017年親自編劇、導演的3D動畫長片《狗狗傷心誌》上映,人犬之間的情感細膩動人,入圍日本大阪亞洲電影節、金馬最佳動畫長片,這也成了張毅為台灣留下的最後一部影視作品。即便離開影壇,張毅不忘電影,仍以發展台灣原創動畫為台灣影視做出實質貢獻。

 

張毅導演的身影很早就出現在青島東路這棟建築裡,當時我們還叫做電影圖書館。剛成立那兩年,收藏的圖書不多,期刊也頗有缺漏,放映影片的場地僅能容納二、三十張椅子,地板沒有高低差,放映熱門影片時人滿為患,後排觀眾總被前排擋住視線,而且由於電影膠捲價格高昂,無法大量購藏,經常只能放映錄影帶,但是許多熱情的電影人仍然對我們懷有期待。

 

1980年,電影圖書館開館屆滿兩年,《今日電影》第104期刊登了一篇〈它可以更好嗎?談一談我們的電影圖書館〉,邀請黃建業、梁良、李昂等15位關心電影圖書館的朋友,談談他們這兩年的感想和期許,張毅也是其中一位。受訪當時張毅是這麼說的:「電影圖書館今天以這種人力、物力,做到今天這樣的成績,已經發揮了他們的極限,如果期望更上層樓,我總覺得已經不是單純電影圖書館的事,而是──整個客觀大環境的支持是不是能夠改善……期望見到愈來愈好的電影圖書館。」,這段話正是當年15位熱心友人的共同想法。

 

40年很快就過去了,電影圖書館歷經多次轉型,成了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位於新莊的新館也即將落成,我們將會擁有更充實的圖書館、更寬敞舒適的放映廳、更豐富的展演教育項目,這些變化說明了客觀大環境確實逐步給了我們支持,遺憾的是張導演已經離我們而去,無法親眼看見。回顧往昔,當影視聽中心擁有比過去更充裕的資源時,我們必須不斷提醒自己,時時自我檢視,是否確實地回應了張毅導演和其他朋友的期許,成為愈來愈好的文化保存傳播據點。

 

影視聽中心多年來持續洽詢《玉卿嫂》的數位修復版權,在張毅導演逝世之際,我們也衷心期待能將張毅導演這部重要作品以數位修復、一刀未剪的形式重新呈現在國人面前,讓張毅導演誠摯深刻、勇於探索生命情感的作品特點帶給更多電影愛好者啟發與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