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影本事》第十期 序文──七、八○年代之交,一段黑色的臺灣電影史

 

〇〇五年,侯季然導演的紀錄片《台灣黑電影》,為台灣一九七九至一九八三年間,影壇大量複製特定類型電影的短暫現象正式定名。然而,這些與社會案件緊密相連的黑電影,其「黑」究竟是什麼黑?是社會黑暗角落的犯罪事件?是黑幫橫行法外的黑?還是包藏在道貌岸然之下的政治黑幕?

本期國影本事以「黑電影」為焦點,探討彼時旋風的成因與影響力在當年時空背景中,做為大眾娛樂的電影,搭上了經濟起飛的列車,反映快速發展、劇烈都市化的躁動氛圍,其中又屬兩類主角最具戲劇張力:一是離鄉背井、希冀出人頭地的鄉鎮青年,卻因血氣方剛誤入歧途,鑄成大錯;二是在美國第二波女性主義運動下,女性開始活躍於職場各階層,儼然挑起一場性別角色革命,挑戰父權思維的常規,結合此前盛行於日本、美國的女性剝削片風潮,台灣也有了銀幕上性感凶狠的復仇女性「黑電影」的另一項標誌特色,則是鄉村與工業化都市的景觀,正如紐約、上海、香港的黑幫份子是現代城市與移民的歷史產物,新興都會的聲色犬馬與消費享樂,亦是搏命投機者的溫床。

專題作者卓庭伍認為該年代的台灣電影產業正面臨檢查制度的壓迫,即便是「黑電影」,也必須符合宣揚政績、不違背善良風俗等保守的黨國規範,不比日港、歐美的剝削片產業大膽創新,更無力撼動當代的影像政治和美學如今電檢雖已步入歷史,卻不見商業電影有可比當年的聳動話題、畫面,可見類型片的發展、成敗不但受社會變遷、時代潮流影響,也和政令法規、自我審查脫不了關係,眾多影評人將台灣電影市場萎縮,怪罪於當年因電檢而未能茁壯的商業剝削類型,實是倒果為因。

 

如黑洞般的「黑電影」歷史,儘管存在期間極短,其所承載的之於草根底層的觀看與悲憫,仍持續被新世紀的電影沿襲,一種「黑」的精神,將透過影像的DNA向後世流傳。國影中心期待透過豐富館藏、展覽策劃、來補充這一段「黑」的歷史。